曾海文

最后的旅行
波兰 1990

曾海文在游历波兰期间(1990年)

       1988年他从我这里发现了波兰诗人塞浦路斯·诺尔维特,也因此而产生了游历波兰的强烈愿望。“诺尔维特是波兰重要的诗人,受到了亨利·伯格森、安德烈·纪德、约瑟夫·布罗茨基以及让·保罗二世的推许。他对十九世纪上半叶波兰的诗歌、喜剧及美术创作等文化领域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。特别是诺尔维特所具有的普遍主义思想,就是遵循着他最为欣赏的对立和谐的原则,同时从东西方各自的心灵家园——其中东方部分又特别是来自古老中国的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——中吸取养分。在世界两个不同的部分不断靠近与合作的时代,诺尔维特的思想越发彰显其重要性,可以发挥为两种文明架起桥梁的作用,正如他的好友肖邦的音乐那样。”

       艺术家的蓬勃生命力及其精神将永存在他留给我们的画作之中。曾海文的智慧是如此广博深邃,就算是必须在沙漠生活,他也一定会甘之如饴。如今在丰特贡博尔修道院的公墓中,我们的画家也找到了安息之地。

        在我通过康楚国与曾海文初识之时,他的随性而为和出世的生活态度就令我惊叹不已,即使在以后的旅行中,以及他生前我们每次会面时,他的这一特质也同样深深吸引着我。他以四海为家,他对自己同时代艺术的热爱、他的腰包、他经常穿着的短裤,……他身躯瘦弱,双腿矫健灵活宛如少年,他可以用坐姿入睡,而且几乎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为他赢得一些休息的机会。但是在他安息以前的这条迂回曲折、时而漫长的路上,他从未丢失对世人及万事万物的全身心的关注和好奇心。

双联幅——纸上油画  30×21公分

Go to top